疫情期間怎樣搞研国内疫情究?一線科學家如是説

  疫情期間怎樣搞研究?一線科學家如是説

疫情期間怎樣搞研国内疫情究?一線科學家如是説(www.78qq.com)

加州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約翰莫裏森實驗室的科學家在現場工作。圖片來源:《自然》網站

  國際戰“疫”行動

  本報記者 胡定坤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多國大學被迫關閉,越來越多的科技工作者只能居家工作、教學。但是,抗擊疫情急需科技支持,藥物、疫苗的研發只能加緊,不能鬆懈。怎樣才能既保證科研進度,又確保研究人員安全?

  日前,《自然》網站刊發文章,4位一線科學家就疫情期間怎樣安全地開展必要性研究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減少“勞動密集型”研究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D)加州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主任約翰莫裏森表示,他和同事不受“居家令”約束,因為他們正與加州大學免疫和傳染病中心合作,進行COVID-19(新冠肺炎)研究,他們還需要“照顧”動物。“保護人員安全是我們的最高優先事項,其次是幫助抗擊這一流行病,同時保護用於研究的靈長類動物的生存和安全。”

  莫裏森介紹,除了新冠肺炎的研究,他們沒有開始任何其他項目。他們決定優先進行縱向研究,以確保之前採集的數據仍然有意義。“我們要求工作人員重新設計他們的研究,以減少50%的人力投入,人們在家工作,錯開輪班,分散在各個實驗室。難題是,我們要在人員減少的情況下啟動新的新冠肺炎研究。”

  加強溝通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兒科傳染病主任馬克丹尼森團隊曾參與過SARS和MERS的研究,當前正在進行瑞德西韋等新冠肺炎治療藥物的篩選實驗,並希望繼續參與相關疫苗的研發。

  丹尼森表示:“我們現在的工作與學術信譽無關,而是在於我們能為國家和世界做些什麼。我們的工作不可或缺,學校允許研究人員繼續在我們的實驗室工作,而那些從事非必須工作的人則需要居家工作。”

  丹尼森介紹,我們每週工作7天,每天工作很長。但我們採取措施保護自己和彼此——我們一直保持溝通,每個人都必須報告從耳痛到流鼻涕等任何症狀。為了讓每個人相距超過2米,我們隔著實驗室的大廳交談,或者通過Zoom召開視頻會議。

  繼續工作

  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安全與應急管理副院長維賈揚表示,雖然並不容易,但繼續開展實驗室研究並非不可能。他們現在正採取預防措施確保工作繼續進行,工作和生活方式上的重大改變是一種“集體犧牲”,但這對於抗擊這場疫情必不可少。

  維賈揚介紹:“我們減少了研究人員的工作時間,因為疲勞工作很不安全。我們要確保人們有時間休息和補充水分。同時,我們減少了40%—50%的工作人員,並將其劃分小組,在3級生物安全實驗室(BSL-3)中分為早班和晚班,其他實驗室則按照每週工作哪幾天(例如週一到週三、週四和週五)或者工作樓層劃分。

  維賈揚解釋,按照這種方式,如果一組被隔離,另一組可以接管工作。每個小組都佩戴不同顏色的貼紙,他們可以很容易地避免與其他人員共乘電梯或在餐廳排隊。

  倫理指引

  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老年癡呆症領域研究員Shyuan Ngo表示,研究小組負責人被要求制定應急計劃,以減少實驗室的人員數量。他們停止了臨床研究,因為研究參與者面臨新冠肺炎威脅。他們還停止了1月份啟動的項目,而是把精力集中在接近完成的項目上。

  Shyuan Ngo指出:“宰殺已經合作了近一年的動物是不道德的。同樣,我們必須確保能從患者身上的幹細胞中獲得所有必要的數據,因為他們已經在這個項目上投入了時間和精力。另外,該研究由公眾捐贈的資金資助,這也是不關閉它的另一個原因。”

  Shyuan Ngo介紹,為了安全起見,他們把實驗室分為兩組——動物組和幹細胞組,每組由4個人組成。在每個小組中,他們都會輪流安排工作,每班之間留出30分鐘的時間間隔,這樣人們就不會在實驗室裏交叉。

  疫情期間怎樣搞研究?一線科學家如是説

疫情期間怎樣搞研国内疫情究?一線科學家如是説(www.78qq.com)

加州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約翰莫裏森實驗室的科學家在現場工作。圖片來源:《自然》網站

  國際戰“疫”行動

  本報記者 胡定坤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多國大學被迫關閉,越來越多的科技工作者只能居家工作、教學。但是,抗擊疫情急需科技支持,藥物、疫苗的研發只能加緊,不能鬆懈。怎樣才能既保證科研進度,又確保研究人員安全?

  日前,《自然》網站刊發文章,4位一線科學家就疫情期間怎樣安全地開展必要性研究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減少“勞動密集型”研究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UCD)加州國家靈長類動物研究中心主任約翰莫裏森表示,他和同事不受“居家令”約束,因為他們正與加州大學免疫和傳染病中心合作,進行COVID-19(新冠肺炎)研究,他們還需要“照顧”動物。“保護人員安全是我們的最高優先事項,其次是幫助抗擊這一流行病,同時保護用於研究的靈長類動物的生存和安全。”

  莫裏森介紹,除了新冠肺炎的研究,他們沒有開始任何其他項目。他們決定優先進行縱向研究,以確保之前採集的數據仍然有意義。“我們要求工作人員重新設計他們的研究,以減少50%的人力投入,人們在家工作,錯開輪班,分散在各個實驗室。難題是,我們要在人員減少的情況下啟動新的新冠肺炎研究。”

  加強溝通

  范德比爾特大學醫學中心兒科傳染病主任馬克丹尼森團隊曾參與過SARS和MERS的研究,當前正在進行瑞德西韋等新冠肺炎治療藥物的篩選實驗,並希望繼續參與相關疫苗的研發。

  丹尼森表示:“我們現在的工作與學術信譽無關,而是在於我們能為國家和世界做些什麼。我們的工作不可或缺,學校允許研究人員繼續在我們的實驗室工作,而那些從事非必須工作的人則需要居家工作。”

  丹尼森介紹,我們每週工作7天,每天工作很長。但我們採取措施保護自己和彼此——我們一直保持溝通,每個人都必須報告從耳痛到流鼻涕等任何症狀。為了讓每個人相距超過2米,我們隔著實驗室的大廳交談,或者通過Zoom召開視頻會議。

  繼續工作

  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安全與應急管理副院長維賈揚表示,雖然並不容易,但繼續開展實驗室研究並非不可能。他們現在正採取預防措施確保工作繼續進行,工作和生活方式上的重大改變是一種“集體犧牲”,但這對於抗擊這場疫情必不可少。

  維賈揚介紹:“我們減少了研究人員的工作時間,因為疲勞工作很不安全。我們要確保人們有時間休息和補充水分。同時,我們減少了40%—50%的工作人員,並將其劃分小組,在3級生物安全實驗室(BSL-3)中分為早班和晚班,其他實驗室則按照每週工作哪幾天(例如週一到週三、週四和週五)或者工作樓層劃分。

  維賈揚解釋,按照這種方式,如果一組被隔離,另一組可以接管工作。每個小組都佩戴不同顏色的貼紙,他們可以很容易地避免與其他人員共乘電梯或在餐廳排隊。

  倫理指引

  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老年癡呆症領域研究員Shyuan Ngo表示,研究小組負責人被要求制定應急計劃,以減少實驗室的人員數量。他們停止了臨床研究,因為研究參與者面臨新冠肺炎威脅。他們還停止了1月份啟動的項目,而是把精力集中在接近完成的項目上。

  Shyuan Ngo指出:“宰殺已經合作了近一年的動物是不道德的。同樣,我們必須確保能從患者身上的幹細胞中獲得所有必要的數據,因為他們已經在這個項目上投入了時間和精力。另外,該研究由公眾捐贈的資金資助,這也是不關閉它的另一個原因。”

  Shyuan Ngo介紹,為了安全起見,他們把實驗室分為兩組——動物組和幹細胞組,每組由4個人組成。在每個小組中,他們都會輪流安排工作,每班之間留出30分鐘的時間間隔,這樣人們就不會在實驗室裏交叉。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78qq.com/keji/162862.html

关于本文《疫情期間怎樣搞研国内疫情究?一線科學家如是説》的内容由78QQ疫情网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如果有异议,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