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京:科学研判新冠病毒试剂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影响到底有多大?最近这方面的文章较多,见仁见智,说法不一。有学者预测,此次疫情会拉低经济增长率1个至2个百分点;根据工商企业自己报损的数字还更大些。这个问题究竟该怎么看,我拟从经济学角度进行一下分析。

毋庸讳言,此次疫情对经济肯定有影响,至于影响程度多深,则要用科学的方法研判。有一点可以明确: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虽是一种灾难,但其影响与自然灾害却不同。地震、洪涝、火灾等灾害发生后,社会财富存量(建筑物、商品、农作物等)会被损坏或灭失;而疫情灾害却不会减少社会财富存量,只会影响财富增量。

由此看,研究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应从存量与流量两个角度作短期(疫情期间)与长期(疫情结束后)分析。另外,国民经济运行的主体有三个:即企业、居民(消费者)、政府。这样,分析疫情造成的损失还得对三个部门分别进行讨论,否则笼统地下判断,会只见森林不见树木,我们很容易被现象迷惑而看不清实质。

从个体推断整体,是经济学历来重视的研究方法。问题是对不同主体具体该怎样分析?说我的观点,此次疫情对企业、消费者、政府皆有影响。原因简单:为防止疫情蔓延,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后多个省市启动一级响应,人口不能自由流动,使消费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春节后企业推迟复工,企业停工停产,对收入当然也会有影响。

这让我想起20多年前流行一时的“破窗理论”。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灾,当时有学者提出洪涝灾害并非坏事,反而有利于经济发展。“破窗理论”最早来自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师夏。巴师夏在《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一文中曾举例分析说:如果窗户玻璃打破了虽然是损失,但安装新的玻璃会增加对玻璃的需求,而由此会拉动与玻璃相关的产业,并创造出新的GDP。

我并不认同“破窗理论”,而且认为此理论错得离谱。读者想想:若打破玻璃对经济发展有利,那岂不是鼓励人们去打破玻璃?同样道理,自然灾害要是能拉动经济,人类又何必防灾抗灾呢?事实上,“破窗理论”之所以错,说到底是未弄清存量与流量的关系。从存量看,打破玻璃是财富净损失;而从流量看,玻璃及相关产业扩大生产只是弥补损失,而非增加社会财富。

回头分析疫情的影响。前面说了,疫情不会减少社会财富存量,但这并不等于说疫情不会对经济产生影响。从企业角度看。根据供求状况我们可将企业产品分为“供不应求、供求平衡、供过于求”三类。对第一类和第二类企业来说,若无疫情发生,产品基本是零库存,疫情发生后则出现了库存,故短期销售收入会减少;而第三类企业,不仅销售收入会减少,库存更会百上加斤。

从消费者角度看。对消费者的短期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人们消费活动受到抑制,消费支出会减少。理论上说,消费减少则个人储蓄和理财投资会增加,这样人们可从中取得相应收入;另一方面,疫情期间企业停工停产,消费者待业期间的工资性收入会减少。这是说,消费者收入有增有减,不过算总账却是增少减多,有净损失。

再从政府角度看。众所周知,政府收入主要来自税收。由于发生疫情减少了企业和居民收入,全社会应税总额缩小。如此一来,短期内政府税收也会随之减少。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尚未公布,但据有关专家测算,今年1月至3月税收将低于去年同期已成定局。

以上是短期分析。若作长期分析,疫情对全年经济会有怎样的影响呢?回答此问题,我认为仍应从企业、消费者、政府三个角度讨论。让我们先看企业。若不久后疫情能彻底结束,人们消费回归正常,第一类企业库存便可很快清仓,第二类企业也能逐步清仓,全年销售收入不会减少。困难的是第三类企业,若不调结构去产能,供过于求局面不变,全年销售收入一定会减少。

再看消费者。发生疫情不仅减少了人们短期工资性的名义收入;往深处想,同时还可能会降低人们全年实际收入(实际购买力)。比如那些供不应求或供求基本平衡的商品,由于疫情期间停止了生产,导致供求缺口进一步加大,此类商品难免会涨价。倘如此,即便消费者名义收入不变,实际收入也会下降,生活水平会降低。

最后再看政府。已经分析过了,疫情对政府一季度税收有影响。至于对全年税收影响有多大,要看未来几个月的市场需求状况。目前大多企业已复工复产,假若市场有足够大的需求,企业产销两旺,销售收入(利润)增加,政府税收会增加;反之,若市场需求不足,企业产品严重积压,销售收入下降,政府税收就会减少。

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影响到底有多大?最近这方面的文章较多,见仁见智,说法不一。有学者预测,此次疫情会拉低经济增长率1个至2个百分点;根据工商企业自己报损的数字还更大些。这个问题究竟该怎么看,我拟从经济学角度进行一下分析。

毋庸讳言,此次疫情对经济肯定有影响,至于影响程度多深,则要用科学的方法研判。有一点可以明确:新冠肺炎疫情对人类虽是一种灾难,但其影响与自然灾害却不同。地震、洪涝、火灾等灾害发生后,社会财富存量(建筑物、商品、农作物等)会被损坏或灭失;而疫情灾害却不会减少社会财富存量,只会影响财富增量。

由此看,研究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应从存量与流量两个角度作短期(疫情期间)与长期(疫情结束后)分析。另外,国民经济运行的主体有三个:即企业、居民(消费者)、政府。这样,分析疫情造成的损失还得对三个部门分别进行讨论,否则笼统地下判断,会只见森林不见树木,我们很容易被现象迷惑而看不清实质。

从个体推断整体,是经济学历来重视的研究方法。问题是对不同主体具体该怎样分析?说我的观点,此次疫情对企业、消费者、政府皆有影响。原因简单:为防止疫情蔓延,1月23日武汉封城,之后多个省市启动一级响应,人口不能自由流动,使消费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春节后企业推迟复工,企业停工停产,对收入当然也会有影响。

这让我想起20多年前流行一时的“破窗理论”。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灾,当时有学者提出洪涝灾害并非坏事,反而有利于经济发展。“破窗理论”最早来自19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师夏。巴师夏在《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一文中曾举例分析说:如果窗户玻璃打破了虽然是损失,但安装新的玻璃会增加对玻璃的需求,而由此会拉动与玻璃相关的产业,并创造出新的GDP。

我并不认同“破窗理论”,而且认为此理论错得离谱。读者想想:若打破玻璃对经济发展有利,那岂不是鼓励人们去打破玻璃?同样道理,自然灾害要是能拉动经济,人类又何必防灾抗灾呢?事实上,“破窗理论”之所以错,说到底是未弄清存量与流量的关系。从存量看,打破玻璃是财富净损失;而从流量看,玻璃及相关产业扩大生产只是弥补损失,而非增加社会财富。

回头分析疫情的影响。前面说了,疫情不会减少社会财富存量,但这并不等于说疫情不会对经济产生影响。从企业角度看。根据供求状况我们可将企业产品分为“供不应求、供求平衡、供过于求”三类。对第一类和第二类企业来说,若无疫情发生,产品基本是零库存,疫情发生后则出现了库存,故短期销售收入会减少;而第三类企业,不仅销售收入会减少,库存更会百上加斤。

从消费者角度看。对消费者的短期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人们消费活动受到抑制,消费支出会减少。理论上说,消费减少则个人储蓄和理财投资会增加,这样人们可从中取得相应收入;另一方面,疫情期间企业停工停产,消费者待业期间的工资性收入会减少。这是说,消费者收入有增有减,不过算总账却是增少减多,有净损失。

再从政府角度看。众所周知,政府收入主要来自税收。由于发生疫情减少了企业和居民收入,全社会应税总额缩小。如此一来,短期内政府税收也会随之减少。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尚未公布,但据有关专家测算,今年1月至3月税收将低于去年同期已成定局。

以上是短期分析。若作长期分析,疫情对全年经济会有怎样的影响呢?回答此问题,我认为仍应从企业、消费者、政府三个角度讨论。让我们先看企业。若不久后疫情能彻底结束,人们消费回归正常,第一类企业库存便可很快清仓,第二类企业也能逐步清仓,全年销售收入不会减少。困难的是第三类企业,若不调结构去产能,供过于求局面不变,全年销售收入一定会减少。

再看消费者。发生疫情不仅减少了人们短期工资性的名义收入;往深处想,同时还可能会降低人们全年实际收入(实际购买力)。比如那些供不应求或供求基本平衡的商品,由于疫情期间停止了生产,导致供求缺口进一步加大,此类商品难免会涨价。倘如此,即便消费者名义收入不变,实际收入也会下降,生活水平会降低。

最后再看政府。已经分析过了,疫情对政府一季度税收有影响。至于对全年税收影响有多大,要看未来几个月的市场需求状况。目前大多企业已复工复产,假若市场有足够大的需求,企业产销两旺,销售收入(利润)增加,政府税收会增加;反之,若市场需求不足,企业产品严重积压,销售收入下降,政府税收就会减少。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78qq.com/jingji/162772.html

关于本文《王东京:科学研判新冠病毒试剂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的内容由78QQ疫情网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如果有异议,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