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病毒学家皮奥:我们仅仅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始阶段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7月2日刊登了记者安妮特·伊金采访比利时资深病毒学家彼得·皮奥的专访。彼得·皮奥在专访中指出,我们仅仅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初始阶段,尽管第二波疫情可能会以不同于第一波的方式出现。皮奥过去40年中一直致力于追踪和抗击各种病毒,27岁时他与其他科学家合作发现了埃博拉病毒,并领导了抗击艾滋病毒的斗争。今年5月,欧盟委员会宣布任命皮奥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特别顾问,负责处理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事务。在这次专访中,他谈到了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后如何改变了对这种疾病的看法、为什么我们需要疫苗以及大流行的长期后果。现将专访内容摘编如下:

 

问:在追踪各种病毒40年后,最近您亲身体验到了新冠病毒的威力,现在您感觉怎么样?

 

答:我感染病毒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康复,现在我或多或少地感觉自己恢复正常了。但是,经验告诉我,新冠病毒不仅仅是一场感冒或一种普通疾病,它导致1%的感染者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并死亡。当然,在这两个极端之间还有很多内容,但这有助于我更好地理解它。我现在通过自身了解这种病毒,而不仅仅是研究或对抗它。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视角。

 

问:从什么意义上讲?

 

答:首先,这是一场关乎全人类的危机。有关新冠疫情的很多官方通报都只提到了曲线,却从未提到对全人类的影响。其次,从认知角度来看,事实是新冠病毒并非“流感或重症监护”这么简单的问题。它会使许多人患上慢性病。因此,就个人而言,这使我倍感抗击这一病毒的重要性。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与病毒作斗争,现在其中的一种已经抓住了我。但我同时也认为,人类的经验改变了很多东西。这就是所谓的“从经验中学习成为专家”。

 

问:目前全世界有至少超过1000万例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大流行在整个拉美蔓延。您如何看待当前情况?

 

答:坦率地说,首先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数字是不完整的,因为这些只是已经确诊的病例,因此全球的感染人数可能已经接近2000万。与艾滋病毒和西班牙大流感一样,新冠病毒肯定不仅是规模最大的流行病,还是和平时期最大的社会危机。让我们想想欧洲,几乎所有国家都设法遏制了病毒的传播,这是个好消息。社会正在回到正轨并放松一些防控措施。现在我们必须为所谓的第二波疫情做准备。我希望这第二波不是一场海啸,而只是类似于目前已经出现的一些个例,例如德国的肉制品公司疫情或韩国的夜店疫情等。我们在英国继续追踪到一些疗养院暴发的疫情。我认为现在我们必须为此做准备。事实是,我们仅仅处于这场大流行的初始阶段。只要有人容易感染,这种病毒就会非常愿意去让他感染,因为它需要我们的细胞才能生存。

 

问:有什么理由感到乐观吗?

 

答:好消息是前所未有的科学合作。要跟上相关的新信息和科学发展的节奏是很难的,因为尽管令人难以置信,但这些不断发表的新信息研究的对象才出现了仅5个月而已。有时我会问自己:“天哪,我该如何看完所有新报告?” 但是,另一方面,这又是一个好现象,因为在以前的流行病中没有如此规模的信息共享。对于企业和国家来说,在疫苗、药物等方面进行如此巨额的投资也是不寻常的。所以这是一线希望所在。

 

问:如果说我们只是在新冠大流行的开端,它将持续多长时间?

 

答:我手里没有水晶球,但是它可能会持续数年。我认为,从短期到中期来看,疫苗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尽管我对能否出现100%有效的疫苗表示怀疑。我们已经听到了有望在今年10月获得数亿支疫苗的承诺。从实际角度看,疫苗很可能会在2021年出现,这确实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控制这一流行病。但是,我们将继续不得不改变与他人互动的方式。如果我们看看日本,就会发现那里从几代人以前开始就习惯戴口罩来进行防护,即使只患上了普通感冒。因此,除了等待神奇的疫苗出现外,我们还需要大量改变行为方式。

 

问:上个月您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正在边走边学,如果没有接种疫苗,我们就无法恢复正常的生活。你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吗?

 

答:是的,但是以更微妙的方式。现在,我会说我们正在边跑边学,因为走有点慢。眼下每个人都在奔跑。而且我仍然认为,如果没有疫苗,想要恢复正常社会将极其困难。一切都取决于疫苗能否防止传播。换句话说,我接种疫苗后是不会感染这种病毒,还是会像流感一样,更多的是预防重症和死亡。这里有很多未知的元素。在我看来,这是目前科学界的最高优先事项。因为如果没有疫苗,就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与这种病毒一起生活数年。

 

问:即使疫苗可以预防感染,您也提到了许多人痊愈后会患上慢性疾病。长期应对措施应如何组织起来?

 

答:我们都在致力于应对严重的危机,尽管我们现在有一点时间为第二波疫情暴发做准备,但仍需长期看待这一病毒。新冠大流行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不仅是它本身,还有随之而来的防疫措施对人们心理健康造成的影响也不容忽视,这些措施可能确实会加剧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流行病常常会凸显社会的分界线,加剧不平等现象。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生物学和医学研究的范畴,但这是我们现在必须纳入考虑的问题。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7月2日刊登了记者安妮特·伊金采访比利时资深病毒学家彼得·皮奥的专访。彼得·皮奥在专访中指出,我们仅仅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初始阶段,尽管第二波疫情可能会以不同于第一波的方式出现。皮奥过去40年中一直致力于追踪和抗击各种病毒,27岁时他与其他科学家合作发现了埃博拉病毒,并领导了抗击艾滋病毒的斗争。今年5月,欧盟委员会宣布任命皮奥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特别顾问,负责处理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事务。在这次专访中,他谈到了自己感染新冠病毒后如何改变了对这种疾病的看法、为什么我们需要疫苗以及大流行的长期后果。现将专访内容摘编如下:

 

问:在追踪各种病毒40年后,最近您亲身体验到了新冠病毒的威力,现在您感觉怎么样?

 

答:我感染病毒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康复,现在我或多或少地感觉自己恢复正常了。但是,经验告诉我,新冠病毒不仅仅是一场感冒或一种普通疾病,它导致1%的感染者进入重症监护病房并死亡。当然,在这两个极端之间还有很多内容,但这有助于我更好地理解它。我现在通过自身了解这种病毒,而不仅仅是研究或对抗它。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视角。

 

问:从什么意义上讲?

 

答:首先,这是一场关乎全人类的危机。有关新冠疫情的很多官方通报都只提到了曲线,却从未提到对全人类的影响。其次,从认知角度来看,事实是新冠病毒并非“流感或重症监护”这么简单的问题。它会使许多人患上慢性病。因此,就个人而言,这使我倍感抗击这一病毒的重要性。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与病毒作斗争,现在其中的一种已经抓住了我。但我同时也认为,人类的经验改变了很多东西。这就是所谓的“从经验中学习成为专家”。

 

问:目前全世界有至少超过1000万例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大流行在整个拉美蔓延。您如何看待当前情况?

 

答:坦率地说,首先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数字是不完整的,因为这些只是已经确诊的病例,因此全球的感染人数可能已经接近2000万。与艾滋病毒和西班牙大流感一样,新冠病毒肯定不仅是规模最大的流行病,还是和平时期最大的社会危机。让我们想想欧洲,几乎所有国家都设法遏制了病毒的传播,这是个好消息。社会正在回到正轨并放松一些防控措施。现在我们必须为所谓的第二波疫情做准备。我希望这第二波不是一场海啸,而只是类似于目前已经出现的一些个例,例如德国的肉制品公司疫情或韩国的夜店疫情等。我们在英国继续追踪到一些疗养院暴发的疫情。我认为现在我们必须为此做准备。事实是,我们仅仅处于这场大流行的初始阶段。只要有人容易感染,这种病毒就会非常愿意去让他感染,因为它需要我们的细胞才能生存。

 

问:有什么理由感到乐观吗?

 

答:好消息是前所未有的科学合作。要跟上相关的新信息和科学发展的节奏是很难的,因为尽管令人难以置信,但这些不断发表的新信息研究的对象才出现了仅5个月而已。有时我会问自己:“天哪,我该如何看完所有新报告?” 但是,另一方面,这又是一个好现象,因为在以前的流行病中没有如此规模的信息共享。对于企业和国家来说,在疫苗、药物等方面进行如此巨额的投资也是不寻常的。所以这是一线希望所在。

 

问:如果说我们只是在新冠大流行的开端,它将持续多长时间?

 

答:我手里没有水晶球,但是它可能会持续数年。我认为,从短期到中期来看,疫苗将会带来巨大的变化,尽管我对能否出现100%有效的疫苗表示怀疑。我们已经听到了有望在今年10月获得数亿支疫苗的承诺。从实际角度看,疫苗很可能会在2021年出现,这确实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控制这一流行病。但是,我们将继续不得不改变与他人互动的方式。如果我们看看日本,就会发现那里从几代人以前开始就习惯戴口罩来进行防护,即使只患上了普通感冒。因此,除了等待神奇的疫苗出现外,我们还需要大量改变行为方式。

 

问:上个月您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正在边走边学,如果没有接种疫苗,我们就无法恢复正常的生活。你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吗?

 

答:是的,但是以更微妙的方式。现在,我会说我们正在边跑边学,因为走有点慢。眼下每个人都在奔跑。而且我仍然认为,如果没有疫苗,想要恢复正常社会将极其困难。一切都取决于疫苗能否防止传播。换句话说,我接种疫苗后是不会感染这种病毒,还是会像流感一样,更多的是预防重症和死亡。这里有很多未知的元素。在我看来,这是目前科学界的最高优先事项。因为如果没有疫苗,就意味着我们将不得不与这种病毒一起生活数年。

 

问:即使疫苗可以预防感染,您也提到了许多人痊愈后会患上慢性疾病。长期应对措施应如何组织起来?

 

答:我们都在致力于应对严重的危机,尽管我们现在有一点时间为第二波疫情暴发做准备,但仍需长期看待这一病毒。新冠大流行的经济和社会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不仅是它本身,还有随之而来的防疫措施对人们心理健康造成的影响也不容忽视,这些措施可能确实会加剧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流行病常常会凸显社会的分界线,加剧不平等现象。这已经远远超出了生物学和医学研究的范畴,但这是我们现在必须纳入考虑的问题。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78qq.com/gushi/163249.html

关于本文《比利时病毒学家皮奥:我们仅仅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初始阶段》的内容由78QQ疫情网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如果有异议,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