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报道新冠肺炎患者出现阴茎长时间异常勃起

近日,《美国急诊医学杂志》刊登了一个来自法国的新冠肺炎病人的病例报告。但与其他关注患者呼吸系统的报告不同的是,法国的医疗人员发现这名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了一个与男性生殖器官有关的并发症。

 

近5%的COVID-19患者需要重症监护(ICU),临床表现以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为主。除了呼吸窘迫危及生命外,其他潜在的致死性并发症包括高凝血。ICU病人血栓栓塞并发症的发生率高达31%。局灶性血栓形成和高粘血症可能与阴茎异常勃起有关,但此前无COVID-19患者出现阴茎血栓的报告。由巴黎-萨克雷大学与巴黎圣约瑟夫医院和凡尔赛医院在《美国急诊医学杂志》上首次报道了一例COVID-19患者伴有阴茎异常勃起。

 

 

首例报道新冠肺炎患者出现阴茎长时间异常勃起(www.78qq.com)

患者为62岁男性,有左腹股沟手术和阑尾切除史,表现为乏力、发热、干咳、腹泻。起初怀疑为细菌感染,患者的全科医生给予克拉霉素治疗。两天后,患者出现急性呼吸困难,移动式应急医疗队达到时,患者出现呼吸衰竭,接受依托咪酯和琥珀酰胆碱进行快速顺序诱导联合咪达唑仑和舒芬太尼镇静后立即进行气管插管和机械通气。随后,患者当场出现血液动力学障碍,接受静脉液体复苏和0.1μg/Kg/min的去甲肾上腺素。进入ICU前,患者胸部CT和CT血管造影显示弥漫性肺实质,呈磨玻璃样,小叶间隔增厚形成碎石路征,未发现近端肺栓塞迹象。

 

ICU到达后,患者血压116/82mmHg,心率100次/分,体温38.5℃。患者出现严重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氧合指数66。体检发现了先前未知的阴茎勃起,表现为两个阴茎海绵体僵硬,gui头松弛。支气管吸出物核酸检测证实患者感染SARS-CoV-2。

 

在用冰袋冷敷了4个小时症状没有改善后,医护人员用针头将该病例生殖器官的血液吸取了出来,发现其中有暗色的血栓,认为是这些血栓导致该男子出现了“低流量型”异常勃起。这一假设被海绵体血液气体分析证实,显示酸中毒(pH为6.98),二氧化碳分压121mmHg,氧分压68mmHg。除了海绵体血液穿刺,还在海绵体腔内注射了拟交感神经兴奋剂乙肾上腺素(ethylephrine)。使用依诺肝素钠进行血栓预防(40mg,2次/天)。最终,机械通风14天后病人成功拔管。在ICU中,患者其他地方未出现栓塞,也未发生局部复发性血栓栓塞,随后转入病房。

 

阴茎异常勃起指无关性兴趣和刺激下阴茎持续勃起超出4小时。根据病理生理学机制可分为缺血性异常勃起,也称低流量或静脉性异常勃起和非缺血性异常勃起,也称高流量或动脉性异常勃起。该病人的临床表现,血液气体分析及海绵体血液穿刺出现黑色血块有力的支持了其为缺血性相关的阴茎勃起,但并未发现缺血的其它相关诊断。患者首次出现阴茎勃起且没有接受已知的促进阴茎勃起的治疗,如异丙酚镇静剂。

 

COVID-19病人确实可出现促进血栓形成的三个因素,高粘度、高凝性和结构性血管壁损伤相关的内皮细胞功能障碍。在该患者中发现了易发生(炎性条件下)高凝性的相关指标,比如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纤维蛋白原和血清铁蛋白升高等。细胞因子风暴也能引起局灶性微血管炎症,触发内皮细胞激活,最终引发血栓形成。

 

虽然本病例支持COVID-19与阴茎异常勃起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阴茎异常勃起的缺血性机制的论据也非常充足,但仍需更多病例来强化这一证据。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也报道了类似的结果,在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中深静脉血栓的症状的发生率高达85.4%,深静脉血栓的广泛形成可能是危重症COVID-19患者死亡或者预后不佳的重要原因。具体见(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全球心血管顶级杂志《循环》发表新冠肺炎重要研究成果)

 

以上研究为未来更深入地研究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原因和致病机理提供了新的方向,也对目前全球范围内仍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尤其是危重症新冠肺炎的治疗提供了一定的指导意义。

近日,《美国急诊医学杂志》刊登了一个来自法国的新冠肺炎病人的病例报告。但与其他关注患者呼吸系统的报告不同的是,法国的医疗人员发现这名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了一个与男性生殖器官有关的并发症。

 

近5%的COVID-19患者需要重症监护(ICU),临床表现以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为主。除了呼吸窘迫危及生命外,其他潜在的致死性并发症包括高凝血。ICU病人血栓栓塞并发症的发生率高达31%。局灶性血栓形成和高粘血症可能与阴茎异常勃起有关,但此前无COVID-19患者出现阴茎血栓的报告。由巴黎-萨克雷大学与巴黎圣约瑟夫医院和凡尔赛医院在《美国急诊医学杂志》上首次报道了一例COVID-19患者伴有阴茎异常勃起。

 

 

首例报道新冠肺炎患者出现阴茎长时间异常勃起(www.78qq.com)

患者为62岁男性,有左腹股沟手术和阑尾切除史,表现为乏力、发热、干咳、腹泻。起初怀疑为细菌感染,患者的全科医生给予克拉霉素治疗。两天后,患者出现急性呼吸困难,移动式应急医疗队达到时,患者出现呼吸衰竭,接受依托咪酯和琥珀酰胆碱进行快速顺序诱导联合咪达唑仑和舒芬太尼镇静后立即进行气管插管和机械通气。随后,患者当场出现血液动力学障碍,接受静脉液体复苏和0.1μg/Kg/min的去甲肾上腺素。进入ICU前,患者胸部CT和CT血管造影显示弥漫性肺实质,呈磨玻璃样,小叶间隔增厚形成碎石路征,未发现近端肺栓塞迹象。

 

ICU到达后,患者血压116/82mmHg,心率100次/分,体温38.5℃。患者出现严重的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氧合指数66。体检发现了先前未知的阴茎勃起,表现为两个阴茎海绵体僵硬,gui头松弛。支气管吸出物核酸检测证实患者感染SARS-CoV-2。

 

在用冰袋冷敷了4个小时症状没有改善后,医护人员用针头将该病例生殖器官的血液吸取了出来,发现其中有暗色的血栓,认为是这些血栓导致该男子出现了“低流量型”异常勃起。这一假设被海绵体血液气体分析证实,显示酸中毒(pH为6.98),二氧化碳分压121mmHg,氧分压68mmHg。除了海绵体血液穿刺,还在海绵体腔内注射了拟交感神经兴奋剂乙肾上腺素(ethylephrine)。使用依诺肝素钠进行血栓预防(40mg,2次/天)。最终,机械通风14天后病人成功拔管。在ICU中,患者其他地方未出现栓塞,也未发生局部复发性血栓栓塞,随后转入病房。

 

阴茎异常勃起指无关性兴趣和刺激下阴茎持续勃起超出4小时。根据病理生理学机制可分为缺血性异常勃起,也称低流量或静脉性异常勃起和非缺血性异常勃起,也称高流量或动脉性异常勃起。该病人的临床表现,血液气体分析及海绵体血液穿刺出现黑色血块有力的支持了其为缺血性相关的阴茎勃起,但并未发现缺血的其它相关诊断。患者首次出现阴茎勃起且没有接受已知的促进阴茎勃起的治疗,如异丙酚镇静剂。

 

COVID-19病人确实可出现促进血栓形成的三个因素,高粘度、高凝性和结构性血管壁损伤相关的内皮细胞功能障碍。在该患者中发现了易发生(炎性条件下)高凝性的相关指标,比如C反应蛋白、降钙素原、纤维蛋白原和血清铁蛋白升高等。细胞因子风暴也能引起局灶性微血管炎症,触发内皮细胞激活,最终引发血栓形成。

 

虽然本病例支持COVID-19与阴茎异常勃起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阴茎异常勃起的缺血性机制的论据也非常充足,但仍需更多病例来强化这一证据。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也报道了类似的结果,在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中深静脉血栓的症状的发生率高达85.4%,深静脉血栓的广泛形成可能是危重症COVID-19患者死亡或者预后不佳的重要原因。具体见(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全球心血管顶级杂志《循环》发表新冠肺炎重要研究成果)

 

以上研究为未来更深入地研究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原因和致病机理提供了新的方向,也对目前全球范围内仍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尤其是危重症新冠肺炎的治疗提供了一定的指导意义。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78qq.com/china/163242.html

关于本文《首例报道新冠肺炎患者出现阴茎长时间异常勃起》的内容由78QQ疫情网编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如果有异议,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标签: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